当前位置>>全民创业>>信息内容
 
求解中小企业发展之困:订单多了挣钱却少了
来源: 财经国家周刊 作者: 财经国家周刊 时间: 2017-04-21 关闭
 

  回顾企业8年来的发展,余英感叹最多的是:企业虽然越做越大了,但遇到的困难也越来越多。最让她头疼的,是经营成本越来越高,订单多了,挣钱却少了。

  余英2009年加入贵州晟世锦绣民族投资文化公司,成为初创团队的第三位成员。晟世锦绣位于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丹寨县,是一家以民族手工(主要为刺绣、蜡染、银饰)为核心的时尚消费品企业,产品主要包括箱包、服饰、茶室用品、生活用品等四大类别。目前,晟世锦绣已经在北京、成都、广州等地开设了十多家门店。2015年,在京东、淘宝等电商平台也开设了旗舰店。

  多年来,晟世锦绣通过社会企业的模式,以培训基地、乡镇合作社、村寨工坊等方式向村寨里世代务农的苗家妇女提供刺绣培训,并负责收购刺绣成品。企业在贵州省黔东南自治州拥有丹寨、雷山、凯里三个民族文化培训与发展基地,覆盖了数十个民族手工特色村寨,目前累计培训绣娘超过3000人。

  随着企业规模不断扩大,对于未来规划,余英的想法有很多,除了做强做精民族手工产品外,她还在探索与同样在民族地区发展产业的企业联合起来,以村寨共创的模式将生态农业、民族手工与村寨旅游相互结合搭配,实现一个市场行动,让村寨更多人收益、让单个贫困人口获益更多的结果。

  但在当下,她正为企业进一步产品开发和市场突破所面临的税负压力发愁。

  余英说,民族手工企业目前仍处于中小企业发展阶段,独立突破市场的能力有限,缺乏自建渠道能力,只能走代理代销渠道。

  而“营改增”全面推开之后,民族手工企业面临税负压力。原因在于,作为生产上游的村寨生产者(绣娘个体或合作社)无法开具增值税发票,而民族手工产品的市场下游多为正规的商业渠道,要求企业必须开具增值税专票,这就造成了民族手工企业要保持日常运营至少要支出20%的综合税负成本(增值税+其他附加)。

  “这对于仍处于发展前期的民族手工企业来说,几乎是不可承受的运营压力,极大影响了企业的运营效率与规模拓展意愿。”余英表示。

  此外,企业对上游生产者均为现金结算,且还要为生产者提供工坊等工作环境与生产工具、原材料等,而在下游,则要面对45-90天的结算周期,资金占压高、使用效率低,造成生产规模与产品价格上的竞争力下降。

  “唯有通过政策创新,才能为民族手工企业发展解困助力。”余英说。

  她建议,一方面,民族手工企业可以与农业企业进行村寨共创,共同推动产业扶贫事业,因此希望在政策上明确民族手工企业也是涉农企业,享受同样的税收减免与优惠措施,降低民族手工企业的税负,让民族手工产品更有市场竞争力。

  另一方面,各级政府部门对于民族地区产业发展有诸多扶持资金,但大多规定要投入到基础建设与技能培训方面。贵州民族手工产业在生产方面已经具有相当的基础,因此未来的各类产业项目应该向市场端进行倾斜并建立相应的考核机制,对于现有的产业资金,比如电商示范县资金,也可以给予一定灵活度,根据产业需求进行调配使用。

  此外,各级政府部门市场扶持资金的导向主要还是省内市场,而企业拓展都是以核心城市、全国市场为基础,所以这部分资金应该对企业拓展省外市场给予考虑和安排,在店面租金、装修与销售奖励方面进行支持。

 
 
 
上一条信息:智慧城市年内有望超500个 千亿市场待掘
下一条信息:全国首家中小企业培训基地在张掖落成